社会新闻

妻子与50位男性约炮丈夫现场拍摄放网上售卖只为赚大钱?

发布日期:2022-04-06 13:34   来源:未知   

  真就灰色地带的钱最好赚了呗......短短不过五个月,这钱是“躺着”进了口袋。

  加藤夫妇原本只是普通公司的小职员,但是靠着卖片赚来的钱暴富,全身上下穿戴的都是名牌。

  妻子美惠在被捕前甚至还去做了隆胸手术。大概是为了拍摄出来的成片更有“内容”(更能吸引眼球)吧......

  加藤高教被捕后给出的理由是:“我拍片是为了自己的性癖好和赚钱,并且过上富裕的生活。”

  妻子美惠的供词也差不多,她说她自己“纯粹是享受性行为带来的快感。并且还能赚大钱,过上有钱的生活......”

  根据熟悉加藤夫妇的知情人透露,加藤高教在网络上主持着一个名为「为恋人或伴侣被别人睡了而感到快乐」的所谓“绿帽子”社区,在那里面可是名人。

  并且夫妇俩都喜欢刺青,把赚来的钱都花在了刺青上。剩下的钱还用于夫妻旅行、约会,以及给妻子做隆胸手术等美容整形手术。

  曾经参与过影片拍摄的某不知名男性表示:“因为加藤美惠的美貌以及性行为的魅力,所以在推特上应征了。条件的话,好像只要符合帅哥、年轻、肌肉男三个中的任何一个就OK。

  她在拍摄前会有点害羞,但是到床上就立马像变了一个人,单纯的享受性行为的过程。而她的丈夫,也凭自己喜欢的感觉专注地拍摄。带有照明设备的4K摄像机,让人感觉相当专业。”

  虽然外人看来这对夫妻之间的关系十分变态扭曲,但他们在平日里的相处与一般人没有区别。

  专业于网络犯罪的记者竹村明表示:“从去年开始,网上违法的无码影片急速增多。应该是由于受疫情影响,AV制作公司无法进行大规模的拍摄产量大减。

  因此而失去工作的中小制作公司和自由职业者纷纷涌入视频上传网站,试图通过无码影片赚钱。

  他认为:“成人影片市场很大,成本极低又能极大获利,这对夫妻应该是被这种赚大钱的快感所麻痹了。”

  虽然下海的事情也看到不少,但夫妻俩自愿双双下海,还挣得盆满钵满的,我也是头一回见......

  2014年6月17日,该分局东坝派出所组织全所民警开展了统一集中清查行动。当晚21时许,当民警来到辖区一家名为“百合花”的浴足店时,发现店内灯光迷离,空无一人。

  后经群众举报,民警迅速冲上该店老板租住在隔壁的四楼住房内,当场发现有两对男女正在从事卖淫活动。

  嫌疑人到案后,对其违法行为均供认不讳。据刘某交代,因为自己年龄稍大一些,和男子黄某讲好并支付嫖资为100元。而李某,在年龄和姿色上有优势,与男子杨某讲好的嫖资则是150元。

  “自己就是该店的老板娘,虽然店子的招牌是浴足店,但基本上从事的是介绍和容留卖淫活动。”刘某称,刚开始的时候,她并不亲自参与出卖肉体,但后来,禁不住高额的回报诱惑,也就“下了水”。刘某还坦言:“自己挣的钱,全部归自己,而店内的其他小姐,每笔生意则抽取40元费用。”

  刘某还交代,因为浴足店在一楼,怕自己的违法行为败露,就在四楼专门租住了一套住房,专门提供给客人使用。“有时自己不再店内,为了加强管理和掌控,防止手下人员漏报和瞒报生意,自己还在住房内安装了一套监控,全程记录来往的客人。”刘某说。

  办案过程中,令民警不可思议的是,26岁的嫌疑人李某,明知自己已怀孕,仍从事性交易活动。李某向警方供述称:自己怀孕已有一个月了,胎儿的父亲是她男友。当晚,警方立即将李某送往当地一家医院体检,证实其怀孕后,警方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取消了对李某行政拘留。

  而对参与嫖娼的两男子黄某和杨某,各行政拘留十日、并处罚款一千元的行政处罚;给予老板娘刘某追缴违法所得一百元,并处罚款五千元、行政拘留合并执行二十日的行政处罚。给予李某追缴违法所得一百三十元,并处罚款五千元的行政处罚。

  2013年8月11日晚,经济技术开发区分局沙城派出所,打击掉辖区内一处位于出租房棋牌室楼上(2-5楼)的卖淫场所。这个卖淫团伙极其狡猾,分工细致。一方面利用对讲机作为联络工具、方便通知卖淫女与嫖客;另一方面,在面向街道的正门一楼房间开棋牌室掩人耳目。

  该卖淫团伙共有三人,分别是罗某,女,1986年出生,安徽人,现身怀六甲;罗某的父亲老罗头,1952年出生,安徽人;罗某的情夫田某,1983年出生,四川人。罗某负责棋牌室和卖淫活动的日常经营,老罗头负责望风,如果发现有异常情况,用对讲机与其女儿互相进行联络,田某,无业,负责保护场子。

  电影《后会无期》里,男主角“江河”在酒店收到的招嫖小卡片上的号码,曾经一度被网友所打爆。浙江永康方岩派出所便破获了这样一起利用小卡片组织卖淫的案件,涉嫌卖淫嫖娼的主犯是一对夫妻,令民警无语的是,“老板娘”为顾生意有时候也“亲自上阵”。

  永康方岩派出所民警在汽车东站、汽车西站附近的一些宾馆侦查发现好几家宾馆的客房中都有一些印着衣着暴露女子,并写着“保健按摩,足浴休闲”字样的广告卡片,并且这些卡片上的联系方式都是同一个号码。根据以往经验判断,这“保健”广告的背后往往隐藏着一个卖淫团伙,民警们于是开始进一步的侦查。

  经侦查民警发现,经常有一伙人开着一辆外地牌照的灰色大众汽车进出宾馆,通过在宾馆客房内摆放色情卡片,组织多名女子从事卖淫。

  连续一个多月的蹲点守候、跟踪取证,民警掌握了该团伙的人员组织及卖淫女的基本情况、活动规律,时机成熟,准备收网。

  浏阳邮电路、黄泥湾、圭斋路及长途汽车站附近一二三弄涉黄现象严重,为人诟病,极易反弹也令执法者头痛。

  2012年3月11日凌晨,淮川派出所端掉的一个卖淫窝点,为了逃避打击可谓心机算尽:在街头的按摩店接客,把客人带到附近小区16楼一个专门改造的窝点进行性交易。门外装了两套监控,防止被人盯梢。

  “要让这个行当无立足之地!”淮川派出所下定决心,将打击整治涉黄犯罪列为3月份的重头戏。目前已捣毁5个涉黄窝点,刑事拘留2人,治安拘留16人。按摩店老板娘亲自揽生意当天凌晨1时,圭斋路一小区16楼的一扇门打开的瞬间,4位民警突然出现,将正要出门的一男一女控制。

  经突审,这对男女承认进行了性交易。女子李某交代,她在圭斋路“再回首”按摩店做事,由老板娘陶某介绍和容留卖淫。

  民警迅速来到“再回首”按摩店,又抓获两对性交易男女,其中一名女子正是按摩店老板娘陶某。

  “客人来了人手不够……”陶某称,为了揽生意,只好亲自上阵。买房改造成淫窝,门口装监控防盯梢令人震惊的是,陶某还想尽办法玩躲猫猫。

  民警发现,按摩店一楼和阁楼分成6个隔间,但进行非法交易时,却不全在店内,而是要按摩女把客人带到附近小区16楼一套房子内交易,以逃避打击。

  从外面看去,这套房子没什么特别之处,但里面别有洞天:这是个带卫生间的单间,陶某将房间改造成了4个小隔间,每个隔间有独立的房门。

  此外,陶某还在门口安装了两个监控探头,玄关处摆放了一台显示器。通过这套监控设备,在完成性交易出门时,按摩女会查看门外的动静决定是否出去。